? 江蘇快三開獎結果北京賽車_計劃群_彩票分析_直播網-君子博學而日參省乎己

2019年到了,人人都是自媒體的美夢是不是該破了? - 金評媒

首頁 > 觀點 >正文

【摘要】除了媒體號的霸榜,2019年自媒體平臺也進入了精品年。

  師天浩 原創  ·  2019-01-04 14:59

圖片1.png

狄更斯在《雙城記》里寫到,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在移動互聯網迅速發展的時代,微信公眾號、頭條號、一點號、企鵝號、大魚號、搜狐號、網易號、百家號以及各種視頻平臺興起,讓每一個微小的個體都擁有發布信息表達觀點的權利,越來越多的人利用自媒體平臺,獲得十萬、百萬、千萬的粉絲,開始擁有自己的影響力,并將這種影響力變現,人人自媒體的時代歌聲唱響。

然而仔細觀察2018年,天浩發現人人都是自媒體的美夢似乎已開始破產。

2018個人自媒體退潮年

2018年對于互聯網行業來說是五味雜陳的一年,寒冬、裁員潮、倒閉等等詞匯見諸報道,移動互聯網紅利的結束,讓很多曾經呼風喚雨的互聯網企業開始走下坡路,移動互聯網發展進入瓶頸期,自媒體也迎來了艱難的一年。

天浩認為,對個人自媒體而言2018年是退潮的一年,造成這種局面主要是三方面的原因。

一是傳統媒體自媒體生態的崛起。據微信公眾號內容創業服務平臺新榜的數據顯示,201812月微信公眾號月度總排名前十名多為媒體號,而排名前六名均是有影響力的權威媒體,其實這已經不是獨有現象,2018年期間媒體號幾乎月月霸榜它們憑借其無與倫比的影響力和覆蓋面,發展勢不成擋,前幾天新華社推送微信公眾號稱其用戶關注數突破2000萬。

圖片2.png

201812月新榜微信公眾號總排名)

此外各大平臺也在為這些擁有媒體認證“自媒體號”大開綠燈例如在公眾號平臺上,一些大的媒體號單日多次推送新聞資訊,如《人民日報》這樣的國家級媒體每日有10次發布權限,這種內容更新次數優勢是地方媒體平臺和個人微信公眾號難以擁有的,用戶出于對新聞時新性的需求,流量自然會向它們傾斜,相反勢單力薄的個人媒體號迎來了傳統機構在自媒體生態的強有力競爭。

此外所謂“草根”大號,創辦者自己就是媒體出身。好比咪蒙曾就職于《南方都市報》,六神磊磊曾就職于新華社重慶分社等,創作《羅輯思維》網絡視頻脫口秀的羅振宇曾供職于中央電視臺,2018年憑借一篇《疫苗之王》爆紅的獸爺曾是《南方周末》地產行業記者,深夜發媸創始人徐妍剛畢業時進入21系新媒體部實習,隨后開始投身新媒體行業。

非论是傳統媒體機構還是傳統媒體人創辦的“草根”大號,憑借著更專業的創作能力和對傳播的理解,他們的優勢在自媒體競爭中已開始顯現,對用戶的虹吸效應已經形成,后起的個人號已經很難再有新的發展空間可以擴展。

二是各平臺補貼退場。對于大部分個人號而言,“吃”平臺分紅已是收入的重要一項。2018年眾多自媒體平臺的補貼悄然退場,平臺補貼退場是發展的必定趨勢,沒有一家大平臺能有這么多財力一直通過補貼扶持內容創作者。前幾年內容生態大戰白熱化,各大平臺“砸錢補貼”吸納內容創作者,“砸錢補貼”只是在野蠻競爭時期使出的簡單粗暴的競爭策略,隨著市場格局的形成,補貼退場只是時間問題。

三是政策監管加劇個人號生存環境惡劣。進入2018年,國家對內容領域的監管趨嚴有横眉共睹4月字節跳動旗下的內涵段子被永久關停,鳳凰新聞、網易新聞、天天快報今日頭條App則被從應用商店下架數周716日,國家版權局、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聯合召開新聞通氣會,宣布啟動打擊網絡侵權盜版“劍網2018”專項行動,利用4個多月的時間開展微博、微信公眾號、頭條號等“自媒體”網絡轉載侵權現象、短視頻及網絡直播等多個重點領域的專項整治行動。

1112日國家網信辦發布消息稱,已依法依規全網處置“唐納德說”“傅首爾”“紫竹張先生”“有束光”“萬能福利吧”“野史秘聞”“深夜”等9800多個自媒體賬號。1114日國家網信辦又集體約談百度、騰訊、新浪、今日頭條、搜狐、網易、UC頭條、一點資訊、鳳凰、知乎等10家客戶端自媒體平臺,就各平臺存在的自媒體亂象,責成平臺企業切實履行主體責任。

在政策的監管下,個人號時刻得牢記懸在頭頂的高壓線,再也很難像以前那樣靠博人要求的標題和內容輕松獲得大量流量,一旦比拼“硬”實力,缺乏沉淀的個人號自然會在“物競天擇”下被紅牌罰下賽場。

2019自媒體進入精品年

除了媒體號的霸榜,2019年自媒體平臺也進入了精品年。

過去一年自媒體行業是機構號和大號加速形成影響力的一年,也是個人號夢想破產的一年。今年自媒體行業的監管法規和行業自律規范將不斷細化完善下“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將得到遏制,自媒體行業加劇洗牌在即,未來各平臺將有意識扶持團隊大號,進一步壓縮小號生存空間

早在2018年底,幾大平臺就開始推出扶持計劃,不過相比往年分歧的是,今年各大自媒體平臺都很少再談補多少“錢”,而是談補多少“流量”

2018年底,前幾年動輒十億補貼的今日頭條,對外宣布將推出10萬創作者V計劃”,在超過100個垂直領域內深耕,深度扶持10萬個垂類頭部創作者。此外發布“閃耀計劃”,拿出一百億流量扶植優質的影視項横眉宣發,另外再拿出一百億流量扶持優質的明星內容合作。

一點資訊主辦自媒體“清朗計劃”發布會,現場發布“清朗計劃”將通過建立自媒體信用等級體系并扶持優質自媒體、清理違規自媒體,樹立自媒體行業的標準,進一步優化一點資訊的內容生態。

其實從各大平臺發布的扶持措施來看,過去真金白銀補貼扶持這種粗暴的措施已經很少了,基本上都是基于引導內容創作者進行優質內容生產的流量扶持,這表白未來圖文為主的自媒體流量紅利將由用戶自己爭取,這也將使越來越多優質的內容生產者脫穎而出。

與此同時短視頻發展迅猛,快手、抖音兩個內容特征分明的平臺,成為自媒體時代短視頻領域的佼佼者。對于用戶而言,一篇碎片化的圖文可能會引人關注,但一段15秒的視頻的表達更加清晰直白,普通大眾更愿意通過這種方式接收信息。

短視頻的井噴式發展也讓很多普通人一夜之間成為網紅,2018年從抖音誕生的網紅太多,好比溫婉、陸超、成都小甜甜、華師戴建業老師等,抖音都是通過大數據進行內容抓取,有針對性地推送相關視頻,扶持這些網紅,這個其實和微博早期扶持作業本、思想聚焦、留幾手等等草根網紅的套路一樣,都直接造成行業加速洗牌。

個人自媒體退場必定還是偶然?

天浩認為在經歷圈地式發展后2019自媒體行業將更加注重內容深耕,并加速向團隊化領域延伸,而個人號退場是必定,將有越來越多的機構媒體和自媒體團隊形成,單打獨斗依靠單個內容生產者的個人號將悄然退場。天浩認為是以下四方面的原因造成的:

第一,個人UGC內容嚴重依賴個人發揮,產出質量難控。横眉前很多大號都轉向團隊化運營,好比X博士、摩登中產、周沖的影像聲色等等,單純靠一個寫作者是很難保障高質量的內容產出,一篇優質的內容需要精心的策劃選題、詳細的佐證資料、巧妙的寫作構思等等,這和生產工藝品一樣需要一個流程。

有時候追求熱點,精品內容需要更短時間生產出來,這些都是個人號無法比擬的。不成否認,純粹依靠個人寫作的也有,如六神磊磊在解讀金庸領域,有其獨特的解讀角度和文字風格,獸爺的長篇行業深度文章,都是難以模仿的。但對追求自媒體內容變現來說,團隊化創作才是未來的趨勢。

第二,UGC內容容易同質化,難以持久發展。團隊化自媒體的內容創作一般生產地更加精細,即使是說同一個主題也有獨特的角度,相比于個人號來說,創作質量更高。而個人號的創作缺乏團隊化的選題策劃,內容產出單調,經常是盲横眉追熱點,導致內容同質化嚴重,而且發布速度也難以追上團隊化運營的公眾號,難以生產出爆款優質內容,即使有零星的優質內容,很多時候也只是曇花一現,難以连结長久的高質內容。

第三,UPGCPGC內容沖擊,個人號被邊緣化。2018年下半年各平臺發布的扶持計劃可以看出,很多平臺都有意識地扶持團隊號,個人號被邊緣化,平臺這么做其實也無可厚非,畢竟保障優質內容產出,迎合用戶口味,增強用戶黏性才是平臺所追求的。

最后,UGC內容變現能力脆弱,補貼停止個人自媒體遇覆滅危機。在自媒體紅海已形成的環境下,早期那種純粹依靠個人運營公眾號實現變現的神話很難再發生。團隊化運作投入有保障、內容創作集思廣益、推廣力度更大的優勢,變現能力更強。

而個人號運營能力、創作質量都比較弱勢,變現能力更是一個長久的過程,很多個人號都是業余興趣愛好,連持久更新都堅持不下來,更何談變現能力。

2019年自媒體進入新時代,迎來發展的快車道,在政策的監管下以及各大平臺的扶持下,機構媒體號和團隊化自媒體將迎來發展的黃金時期,個人號的時代已消失。對于普通自媒體而言,及時看清未來的方向,保障優質的內容、團隊化運營、商業化運作模式,才是個人號在監管政策下活下來,擁有持續變現能力的出路。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