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5選5走勢圖北京賽車_計劃群_彩票分析_直播網-3d跨度走勢圖

全球各國都在釋放"降息"的信號,這意味著什么? - 金評媒

首頁 > 國際 >正文

【摘要】財富分配如果越來越不服衡,人心就會越來越浮躁,不在缄默中爆發,就在缄默中滅亡。

  菜鳥理財菜導 原創  ·  2019-02-18 10:22
全球各國都在釋放"降息"的信號,這意味著什么? - 金評媒 - 金評媒
作者: 菜鳥理財菜導   

2019年,印度打響了降息第一槍。

2月7日,印度央行意外宣布降息25個基點,這是印度自2018年4月啟動加息周期以后首次降息。

回憶2018年,許多國家迫于美國加息所帶來的資本外流壓力,紛紛加息應對貨幣貶值,其中就包含了印度。

時間前后不到1年,加息2次,最終印度還是扛不住加息的壓力,選擇了降息。

不僅是印度,其他國家也一樣。

1月28日,歐洲央行暗示如果形式變得非常糟糕,不排除重啟新一輪的QE量化寬松買債政策。

2月7日,英國央行下調今明兩年經濟增長預期,稱下調增長預期反映了全球經濟走弱和英國脫歐不確定性上升。隨著脫歐節點的臨界,市場一度傳聞的通過降息對沖脫歐負面影響的政策操作,其可能性正在提高。

2月8日,澳洲聯儲暗示未來降息概率大增,并下調了經濟增長預期。

一時之間,全球似乎又開始醞釀降息潮。

01

作為每一輪全球貨幣政策的主導者,美聯儲也釋放出鴿派信號。

1月31日,美聯儲召開2019年的第一次利率會議,會后聲明刪除了今年再次加息的措辭,并暗示它正在會采纳一種更為謹慎的做法。

在新聞發布會上,美聯儲主席鮑威爾更是一錘定音暗示到:

“加息的理由有所減弱,我需要看到進一步加息的需要性。”

美國此輪加息周期開始于2015年12月,可能終止在2019年某一天。

接下來無論降息與否,2.5%,2.75%,甚至是3%都有可能是周期利率的高點,相比上一輪5.25%的高點,低了將近一半。

回顧過去近40年的時間里,每一輪周期的高點越變越低,從20%降到了10%,從10%降到了5%,可能又從5%降到了2.5%。

02181.jpg

放眼全球,貨幣政策對實體經濟的調節空間越來越小,利率中樞不斷下移,背后的原因是債務在不斷膨脹,實體經濟對加息的承受能力越來越弱。

當你負債100元的時候,5%利率只需要5元利息。利率下調至1%,負債500元的利息也是5元,就會有負更多債的沖動。

但是當你負債從100元增加到500元時,如果利率重新調回5%,利息就會變成25元。

如果利潤增速趕不上利息增速,就沒有所謂的償債能力。利率上調至3%,利潤可能就覆蓋不了利息。

而且大部分人都會依照低利率來計算自己的償債能力,誰又會管以后利率將上調到什么水平?

所以利率在一次次降息之后,越降越低。

02

2008年次貸危機,美國利率破天荒降到接近零利率的0。25%。

利率已無多少向下調整的空間,美聯儲只能啟動量化寬松政策。

量化寬松說白了也是放水,降息是從價的角度為經濟放水,量化寬松則是從量的角度為經濟放水。

美聯儲通過不斷印錢購買國債和住房抵押貸款支持債券的方式,把錢投放到市場當中。

次貸危機之后的10年時間,美聯儲的資產負債規模變成原來的4倍,也就是10年時間美聯儲印了近3倍的錢。

而且量化寬松的錢是基礎貨幣,美聯儲的3倍意味著市場的N倍。

在美國的帶領下,全球也在不斷重復放水之路。

天量的流動性和低廉的貨幣加劇了全球債務膨脹的速度,2017年末全球債務總額高達238萬億美元,達到次貸危機之前的2倍。

如今,我們都意識到了:貨幣寬松就像福寿膏一樣,染上了就難以戒掉。每次嘗試戒毒,都會被不成抗拒的力量拉回去復吸。

越吸身體越虛弱,最后積重難返。

上一次敢于打破魔咒的是,他把利率上調至史無前例的21。5%。但隨著格林斯潘接任美聯儲主席,美國利率再無高點。

過去的10年時間,美國一共進行了4輪量化寬松。每一輪出現的原因都一樣,短暫復蘇的經濟再次陷入困境。

這一次,誰也無法保證美國會不會出現第5輪量化寬松。

作為前車之鑒的日本,量化寬松實施至今已經持續18年,久久無法退出,利率也調整至負利率。

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中國也一樣。 

回顧次貸危機之后,中國提出了“四萬億刺激計劃”。短暫的經濟復蘇隨后陷入困境,便有了接下來的3輪放水加杠桿。

后面的種種故事,相信大家也都感同身受了。

03

全球進入低利率和流動性泛濫時代,人們對貨幣收益越發失望,寄望于在資產收益上獲得暴富的機會。

但近年來全球量化寬松的錢,幾乎都被房子吸走了。

次貸危機之前,最熱的是房子,次貸危機之后,最熱的還是房子。

因此再多的錢也難以去到實體經濟,這就是為什么每一次量化寬松得到的結果都是短暫的經濟復蘇。

如今全球房價站在歷史的高位上,窮人買不起房,富人卻靠賣房賺錢,房價泡沫在不斷地膨脹。

加息使得經濟再次陷入困境,全球謀求降息自救,中國到底跟不跟?

這個問題,其實取決于中國對改革的決心有多大。

中國的貨幣政策很多時候都是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制定,因為特殊的體質決定中國有一定能力不需要理會其他國家。

去年中國的貨幣政策首先進入邊際寬松,概况上沒有直接降息,而是通過降準壓低了市場利率。

貨幣沒有大幅擴張,缺錢的地方還是在違約。

因為中國現在是總量政策,所以即便降息了,也還要看貨幣的量有沒有暴增。

房地產調控在去年年末雖有所松動,但仍處于嚴格的調控當中,地方棚改的横眉標也出現大幅下調。

2019年,中國需要尋找一個微妙的平衡點,促增長雖然很重要,但不克不及擺脫的前提一定是防風險。

所以今年房地產不會有暴漲的春天,劣幣也沒有追逐良幣的春天,促增長更多的偏向于結構調整和質量升級。

包含中國在內,全球任何一個憋不住的國家確實可以再來一輪降息潮,降不了息的還可以量化寬松,并以此推遲危機的到來。

如果再放一輪水,再推高一次資產泡沫,或許最終受益的還是房子。因為也只有房地產的體量,可以承載天量貨幣。

但是,降息之后呢?

貨幣寬松透支的是主權貨幣的信用,主權貨幣信用背后透支的卻是政府的信用。

房子承載了所有的貨幣,也就是承載了政府的信用。不管暴漲還是狂跌,最終傷害的還是政府自己。

接下來我們更害怕的其實不是經濟危機,而是人性的危機,是世界各國政治民粹化的危機。

實際上,民粹興起醞釀的是比經濟危機更大的危機,如歐洲的黃背心運動、美國的邊境墻沖突、委內瑞拉一國兩總統等等。

背后是貧富差距的擴大,是越來越弱的實體經濟。財富分配如果越來越不服衡,人心就會越來越浮躁。就行魯迅先生說的那樣:不在缄默中爆發,就在缄默中滅亡。

所以,我們也能看到高層一直在強調 “底線思維”。

這一方面是在為可能出現的全球極端危機做好準備;另一方面,也表白在經濟政策上的適度放松其实不料味著在金融監管上的放松。

綜上所述,對于樓市的答案,還是菜導一再強調的那樣:炒樓致富已無可能,剛需入手最好等今年2季度之后。

畢竟,在各種不確定性還沒有真正塵埃落定之前,挺住,意味著一切。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