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雙色球開獎結果北京賽車_計劃群_彩票分析_直播網-吉林快3走勢圖

創業光環消失,王思聰夢碎熊貓直播? - 金評媒

首頁 > 公司 >正文

【摘要】熊貓直播的倒塌,也是王思聰創業光環的消失。

  歪道道 原創  ·  2019-03-12 14:25
創業光環消失,王思聰夢碎熊貓直播? - 金評媒 - 金評媒
作者: 歪道道   

熊貓直播因缺錢而關停,這句話放在兩三年前可能更像是一個笑話。王健林隨口就是一個億的小横眉標,有著王思聰這層關系,萬達或許稍微投點錢、拉個投資人,熊貓直播也能維持運營。但現在,王思聰的這個“親兒子”甚至都找不到一個合適的買家。

 

20175月份,很短的時間內,熊貓直播連續公布了兩輪融資:來自品今控股、真格基金、博派資本的PreA融資,和由興證資本領投、多家資本跟投的B輪融資。兩個月后,萬達參投的《戰狼2》上映和ChinaJoy 撞在了同一天,當日王思聰來到盛大游戲的展臺,說想看看Show Girl,導演馬上放置全體 Show Girl 一起亮相,面向王思聰45°深鞠躬。

 

王思聰有些面露尷尬,不過作為主辦方的熊貓直播一時風頭無兩。而與此同時,萬達風雨欲來,銀監會對萬達下了禁貸令,要求銀行對其境外投資進行風險排查。

 

后來的事情就眾所周知了,萬達所有的海外項横眉全面急剎車。巧的是,熊貓直播的高光時刻也戛然而止,張菊元說,熊貓直播已經22個月沒有資金注入,照這個時間來算,正是在5B輪融資之后。

 

或許,熊貓直播的倒塌,也是王思聰創業光環的消失。

 

萬達風波,思聰受難?

 

用王健林的話說:“2017年對萬達來說是非常難忘的一年,經歷了風波,也承受了一些磨難”,而對王思聰來講,微博一度的寂静和低調,似乎也是這對父子彼此達成的默契。所以,當時的他可能已無暇顧及熊貓直播。

 

自誕生之日起,熊貓直播最大的王牌無非國民老公的IP和王思聰的人脈資金,這也決定了它終究無法置身事外,更確切的說,熊貓直播的興衰其實一直都與王思聰以及萬達相關。

 

2015年初王思聰踩中直播風口欲起的節點,大張旗鼓地宣告要做直播,可直至10月份熊貓直播姍姍來遲,在這場大潮當中,它當時處于一個“前有強手,后有追兵”的尷尬位置。隨著直播與電競產業漸趨融合,熊貓直播的天然優勢便凸顯出來,這就是王思聰的電競事業以及他的明星朋友圈。

 

張菊元曾暗示,(公司)利用在電競領域和娛樂領域的資源,快速構建一個具有熊貓直播特色的內容播出平臺。但左右這都是王思聰的。

 

王思聰在2016年對熊貓直播其實頗為上心,他親自參與的《小蔥秀》在年底開播,不僅拉上了燦星制作,也實現與東方衛視的大屏聯動。再加之此前聯合芒果娛樂、騰訊視頻上線的《Hello!少女神》,成功初探直播平臺的商業變現,熊貓直播的活躍度與知名度急劇上升。

 

王健林2016年也是春風得意。年初,萬達向投資人募集資金100億元左右,交易方式是受讓萬達影視老股及增資青島影投。據知情人士稱,這100億私募在一周之內被一搶而空,中間并無券商參與,僅僅是在萬達和王健林的朋友圈就已經供不應求。

 

然而萬達影視未能在2016年年底前實現資本化,河南建業、巨人投資等部分股東從萬達影視中退出,這由此拉開了萬達集團磨難眾多的一年。

 

興則同興,反之,損亦同損。萬達這廂重組方案一次次被否、13個文創項横眉和77個酒店項横眉被迫轉賣,那邊花完了兩輪融資資金的熊貓直播隨后就陷入了錢荒。王思聰和張菊元不是沒想過辦法,從2018年開始,熊貓直播就陸續傳出融資的消息,可惜始終沒能落實,更難堪的是,王思聰想要作價30億元賣掉熊貓直播,談了網易、騰訊甚至是虎牙斗魚,愿望再次落空。

 

現在,熊貓直播已死,這個王思聰除電競以外的第二個創業項横眉,大起即大落,而他本人似乎也沒什么可悼念的。

 

一個非典型性創業者的崛起之路

 

王思聰作為一個創業者的身份被認可,甚至是崇拜,大概在2015年左右,在此之前,他更多的是在微博上做一個嬉笑怒罵、性情直率的富二代。當然,他選擇創業的時間其實早很多,只不過當初王健林那句出名的“給王思聰5億上當20次,干欠好就回萬達上班”,多多少少讓他的創業帶了些玩笑。

 

15年王健林接受《新京報》采訪,說王思聰叛逆期的時候不服他,但這兩年他跟王思聰溝通多了,王思聰開始做生意了,認識到生意不是那么容易做的,他老爸做這個生意也不是那么簡單。這個時候,他們之間的關系可能已經緩和很多。

 

這主要源于王思聰的生意日漸風生水起。《2015胡潤百富榜》上,王健林第二次成為中國首富,王思聰也以40億的身價被排了進去,不過這倒不是因為他爸爸,而是其投資所得。普思投資在2009-2015年間投資了近20家公司,其中樂逗游戲、福壽園、無錫先導等企業均已上市,而無錫先導回報率超過10倍。

 

熊貓直播就是在這段時間誕生,王思聰選擇親自下場,但當時他未免有些高興得膨脹了。2015年初,他曾在微博上拍賣情人節之夜,出價排名前100的人即可跟他同場看電影,消息一出,互聯網圈、游戲圈的創業者趨附者眾,好似之前的巴菲特。

 

王思聰終究不是常規的互聯網創業者,普通創業者一經失敗很有可能即是永無出頭之日,而他背后還有20個億兜著。

 

就像熊貓直播,對王思聰來講,過去了便也過去了,可稍微有些分歧的是,它一定水平上映射著萬達集團的發展勢頭。又或者說,萬達所傳達的風向,間接影響著王思聰及其旗下關聯公司,熊貓直播會不會只是一個先例?甚至更長遠地聯想,王思聰一己之力挽救不了熊貓直播,王健林一己之力又能否復蘇萬達呢?

 

其實與其說王思聰是個創業者,更準確的應該是投資人。

 

熊貓直播、香蕉計劃以及他曾帶起的“撒幣”直播競答,這些他試圖從投資項横眉轉型到創業項横眉的嘗試,幾乎無一例外地折戟了,這并不是僅僅因為缺錢。熊貓直播所流露出的管理層混亂、內斗,和平臺運營的佛系企業文化,似乎都在說明王思聰其实不是一個合格的掌控者。

 

創業光環消退未嘗不是好事

 

09年王思聰注冊私募股權公司普思投資,首期投資規模5億元,這筆錢正是王健林給的。在之后9年左右的時間里,這5億翻成63億,王思聰身家飆升近13倍,不僅王健林改了口風,外界對此也嘖嘖稱奇。

 

當時有篇文章這樣寫道:“有那么一群人比你優秀、比你年輕、比你富有,關鍵還比你勤奮,你簡直毫無贏他們的可能性”,雖說的不是王思聰,但很多人都認為王思聰絕對是最佳代表。

 

不過,這更像是王思聰頂著“首富之子”光環完成的投資神話。

 

一直以來,王思聰的投資理念稱得上奇特:“我想認識真正有想法、有創造力的人,能夠生產出偉大的產品。我又不想上市,也不想套現,有錢可以慢慢選擇自己想投的項横眉,不急著要投資回報”。王思聰缺少一般投資人都面臨的套現壓力,這讓其在商業投資上更為大膽且多元,可本質上這其實就是首富之子的光環。

 

而關鍵是,造就王思聰投資神話的幾個關鍵項横眉,反而與他的投資眼光和理念關系不大。

 

2014年,王思聰與陳湘宇會面,兩人“整整談了一天”,隨后普思資本以約590萬美元收購陳湘宇樂逗游戲1.3%的股權;更早之前,普思投資400萬美元參與云游控股B輪融資,獲得了1.05%的股權,而隨后幾個月,云游控股就在港交所掛牌上市了。

 

外界將樂逗游戲、云游控股等上市公司的回報,當做王思聰投資的赫赫戰績,可從A輪開始投和在公司上市前夕投資,這給一個投資人帶來的評價是分歧的。而且,值得玩味的是,2013年騰訊投資樂逗游戲時就曾出現股東為持股份額談不攏而僵持不下的局面,2014年上市前夕,聯想系和騰訊的投資人又怎會答應稀釋股權接受普思資本這一輪投資?

 

再看普思資本參與A輪投資的項横眉,截止201811月,普思資本共計參與18A輪投資事件,這其中能夠挺到上市的很少。好比熊貓直播,去年融資不暢時,王思聰面對主播欠薪、公司內斗等質疑,曾說過盡力將熊貓推向上市計劃,但現在來看,這只是個空響炮。

 

普思資本這些年的投資戰略和效益固然可圈可點,可投資神話的標簽多多少少是看面子。

 

王思聰雖有超出王健林的夢想,可現實是,他還是得在首富之子的光環“庇佑”下,才能一邊微博上恣意瀟灑,一邊投資上底氣十足。但如今萬達受難,這個光環隱隱有了消退的跡象,這已不是王思聰所能左右的。

 

但從某種角度上來說,這對一直順風順水的王思聰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歪道道,獨立撰稿人,互聯網與科技圈深度觀察者。同名微信公眾號:歪道道(wddtalk)。謝絕未保存作者相關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轉載。


上一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以上文字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其实不代表金評媒立場,禁止轉載。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關熱帖
評論:
    。 點擊排行
    . 隨機閱讀
    。 相關內容